再谈认定投资者透支交易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认定透支交易以期货交易所规定的保证金比例为标准。有学者提出了不同观点,认为认定投资者是否透支交易的标准应采用期货公司对投资者执行的保证金结算标准。笔者认为,《规定》中的标准应该是合理的,若采用期货公司规定的保证金标准可能出现以下问题:

  现代社会法律进步的标志就是提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期货交易管理暂行条例》(下称《暂行条例》)将这种精神细化为期货交易要遵循“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对期货交易参与者一视同仁,给他们提供公平的环境,这也是增强参与者对期货市场信心的要求。但是目前我国期货交易实行的是两级结算制度,期货交易所的保证金比例是固定的,期货公司的保证金比例则是市场化的,各家公司根据风险控制系统和能力的要求制定自己的一套标准。根据《暂行条例》和《规定》,透支交易的认定将会导致相关主体承担法律责任,已经超越了投资者和期货公司之间合同规定权利义务的范畴,因此应该采取一个统一的标准,而不是各家各行其是,否则就会出现在这家期货公司不透支,但在那家期货公司却透支的情况,从而导致各个期货参与者责任轻重大相径庭,有悖于“公平”的要求。

  保证金制度是期货交易的魅力所在,但期货经纪公司和投资者因为所处位置不同,对保证金比例高低却有着不同需求:期货公司从风险控制角度考虑,希望提高保证金比例,从而在波动频繁的市场中留给自己回旋的余地;而投资者却希望将保证金制度的特点发挥到极致,希望尽可能地降低资金占用成本,以小博大。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一些期货公司为了吸引更多的客户,不得不投其所好,将保证金比例变成了一种市场开发的手段,如此一来,却增加了经营的风险。如果将认定投资者是否透支的标准变为期货公司规定的标准,可能会刺激期货公司为了减少可能的法律责任而重新考虑期货保证金比例,此举无异于饮鸩止渴,使本来就充满风险的行业更是如履薄冰。

  《暂行条例》中规定禁止期货公司允许客户在保证金不足的情况下进行期货交易,《规定》则进行了更具体的规定,将期货公司在投资者没有保证金或者保证金不足的情况下,允许投资者开仓交易或者继续持仓界定为透支交易。但两者之间的标准应该是一致的,否则不利于法律规定之间的协调。以上规定可能是出于对期货公司有效监管的目的,参考了《证券法》中券商不能对投资者融资的规定,以降低期货公司经营的风险,防止出现侵害其他投资者的行为。《暂行条例》规定,期货公司向交易所交存的保证金属于期货公司所有,客户向期货公司交存的保证金属于客户所有,但实际上,期货公司向交易所交存的保证金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客户交存的保证金,因此不论怎样结算,客户交易都是占用自己的资金。期货公司出于风险控制的要求,往往会在期货交易所规定的标准上加几个百分点,因此会出现按照期货公司规定的标准可用资金为负数,而按照交易所的标准可用资金仍为正数的情况。而在按交易所标准计算的保证金仍为正数的情况下,期货公司并未向投资者融资,也不存在占用其他投资者保证金的问题,该“透支交易”者用的还是自己的资金。当然,实际操作中,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往往不可能再开新仓,但交易所并不会采取强行平仓的措施,继续持仓是可能的,因此投资者继续持仓并不构成《规定》所确定的透支交易。

  《暂行条例》规定,期货公司允许客户在保证金不足的情况下进行交易的,轻则处以罚款,重则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期货经纪业务许可证。这条规定出于监管的考虑,希望最大限度地控制期货公司风险。禁止透支交易对于期货公司来说是一项义务。但在客户行情判断正确而又有持仓的时候,即使按照期货公司保证金比例出现可用资金为负的情况,对于期货公司来说风险也是可控的。如果以期货公司的保证金比例为标准,期货公司就负有强行平仓的法定义务,投资者要么被强行平仓,要么追加本不必要追加的保证金,这样反倒不利于维护投资者的利益。

  实践中,期货经纪合同一般都约定了风险计算方法,分别根据期货公司的保证金比例和交易所规定的保证金比例计算可用资金一和可用资金二,并在投资者接收的结算单中分别列示数据,因此应该不存在杨先生提到的有悖于“公开”原则的问题。合同中也规定了可用资金一和可用资金二为负时投资者和期货公司不同的权利、责任,即如果可用资金一为负数,投资者未履行追加保证金的义务,是违约,这时强行平仓是期货公司权利,期货公司有权平也有权不平,不平可视为对交易者违约行为的接受,但是一旦突破交易所规定的临界点,则合同约定的权利就转化为法定义务;如果期货公司没有履行,就要承担法律责任。但是按照交易所规定的标准认定投资者是否透支交易,就可能违背了双方在期货经纪合同中的约定,破坏了意思自治的原则。

上一篇:可可香奈儿:老娘这一生就是不羁放纵爱自由(1) 下一篇:2019年护肤新趋势:如果你恰巧要换面膜不妨试一下依思佩尔这款